好看网

非洲性清洁者最肮脏_非洲性清洁者最肮脏图文

3tml

导读:非洲性清洁者最肮脏性清洁者,是在肯尼亚等大多数非洲国家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老而丑陋的风俗,如果妻子死了丈夫或少女死了父亲,当地村民们就会请来一名男子,陪这名寡妇或未婚...

非洲性清洁者最肮脏_非洲性清洁者最肮脏图文

非洲性清洁者最肮脏

性清洁者,是在肯尼亚等大多数非洲国家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老而丑陋的风俗,如果妻子死了丈夫或少女死了父亲,当地村民们就会请来一名男子,陪这名寡妇或未婚少女睡上一晚,并美其名曰“驱除恶魔”,这些专门从事“陪睡”行业的男子则被当地人称做“清洁者”。

“”源于一种信仰,即一名妇女会被死去的丈夫的灵魂折磨,她本身也是“不洁”的,她们必须被“清洁”,否则,就不能出席葬礼或再嫁。

肯尼亚、乌干达、坦桑尼亚、刚果、安哥拉、加纳、塞内加尔、科特迪瓦和尼日利亚等国家的乡村,都遵循着“性清洁”陋习。

性清洁者的变态事例

在非洲国家马拉维的姆钦吉市,23岁的年轻妇女詹姆士·姆贝韦三年前死了丈夫,就在她的丈夫死后几个小时,姆贝韦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,她既没有为她的丈夫服丧,也没有接受朋友和亲属的安慰,而是一个人躲到了她姐姐的家中。姆贝韦说,她真希望人们永远也不要找到她。

但是,不幸的是,她丈夫的家人还是对她穷追不舍,并最终将她“挟持”了回去。姆贝韦最担心的一幕还是发生了,村中的长 老 和丈夫的家人强迫她接受“性清洁”的仪式,并威胁她说如果她不服从的话,村里每死一个人她就要受到一回诅咒。最终,势单力薄的她还是和自己丈夫的堂弟发生了性关系,以完成“性清洁”。

姆贝韦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一想起我的丈夫,我就会哭泣。他死了,我却要接受这样的事情,我感到很害怕,我非常担心自己因此被传染上爱滋病,如果我死了,我的孩子们将没有人来照料。”

性清洁者是最肮脏的人

在大多数非洲国家,如果妻子死了丈夫或少女死了父亲,当地村民们就会请来一名男子,陪这名寡妇或未婚少女睡上一晚来“驱除恶魔”,这些专门从事“陪睡”行业的男子则被当地人称做“清洁者”。

然而,这些所谓的“清洁者”事实上却是非洲大地上“最肮脏的人”,他们属于爱滋病感染率最高的人群,并肆无忌惮地将这些可怕病毒传播给至少数十万无辜的女性。

在肯尼亚首都奈洛比西北的干戈里村,妇女们都称弗朗西斯·亚卡查为“恐怖分子”,他的呼吸散发出浓重的酒糟味,胡须上还挂着油腻腻的食物残渣,裤子和衬衫上也到处是污迹和油腻,而他的帽子则是用一个从香烟广告牌上偷来的破纸折成的,要多丑有多丑。尽管他为大多数女性所厌恶,但他却拥有一个“离奇的工作”:专门陪死去丈夫、父亲的寡妇或未婚女子睡上一晚,并从村民们那里得到诸如母牛、谷物或现金等报酬。亚卡查是非洲大地上数十万“清洁者”之一——他们的“职业”据称是专门为那些刚刚死去丈夫或父亲的女子驱逐附在身上的“邪恶幽灵”。这些丑陋的“清洁者”已成为最大的艾滋病病毒传播人群。

一些国际援助组织指出,在非洲,每十个爱滋病患者中就有六名是女性,而她们大多数都是因为遭到强奸或类似“清洁者”这样丑陋的性风俗影响。

这个古老的非洲传统已经成为爱滋病病毒传播的元凶。据最近的一项统计,非洲仅去年一年就有230万人被爱滋病夺去了生命,而爱滋病患者的总数已经超过2500万人,其中60%为女性。在那些依然流行“性清洁”风俗的村庄中,爱滋病毒传播的速度快得惊人。非洲援助组织工作人员认为,这种丑陋的风俗必须彻底废弃。

是这种传统要得到改变却很艰难。莫妮卡·娜索富是赞比亚南部蒙泽地区的一名护士,同时她还是当地预防爱滋病协会的一名成员。

娜索富对记者说,“结束一件已经延续了这么长时间的事情肯定非常困难。我们从生下来就已经接受了这样的教育,如果我们劝她们抵制这样的事情,她们就会问:我们为什么要改变呢?”

发表评论 (已有 条评论)

快来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